直面“现在”的“杂语小说”

时间:2019-10-03 15:13 点击:

  获得第十届“茅盾文学奖”的五部作品,代表了过去四年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成就,其中,河南作家李洱的《应物兄》,碎片化的叙事既呈现了中国文学写作的开放性与可能性,又伴生了一种阅读的艰涩性。《应物兄》在长篇小说艺术上作出了怎样的探索?是否体现了文学创作上的先锋性?著名评论家谢有顺如是评说——

  李洱善写知识分子,《应物兄》也是如此。但这部85万字的长篇小说,不同于《儒林外史》《红楼梦》,不同于《围城》《废都》,也不同于索尔·贝娄、戴维·洛奇、约翰·威廉斯、翁贝托·埃科等人的作品。这种不同,并非只是出于作家的个性差异,更在于他们处理问题、思考路径、叙事方式的巨大差异。李洱面对的是此时、此地,是一群自己非常熟悉而又极其复杂的中国知识分子,还有同时代的各色人等。他试图在一种巨变的现实面前,把握住一个群体的精神肖像,进而辨识出一个时代的面影——小说看着像是由许多细小的碎片构成,拼接起来却是一幅有清晰轮廓的当代生活图像。

  要写好当下中国的社会现状和精神议题,谈何容易。这些年,社会的急剧变动、人群的大规模迁徙所带来的经验的流动、思想的变化,是中国历史上所未有的;而这种流动着的“现在”,是我们正在经历的新现实,也是文学所面对的新问题。中国作家长于写历史,写家族史,写有一定时间距离感的生活,而很少有作家能处理好直接进入小说的此时、此地的经验。因此,必须要充分肯定敢于直面“现在”的作家。那些芜杂、丰盛的现实事象,未经时间淘洗,作家若没有良好的思想能力,找到自己的角度来梳理、择取,并出示自己面对现实的态度,便只会迷失在经验的海洋中。

  李洱似乎想创造一种以“言”为中心的叙事,至少,他想把小说改造为一种杂语,把叙与论,把事情与认知融汇在一起。所以,《应物兄》里许多地方是反叙事的,叙事会不断停顿下来,插入很多知识讲述、思想分析、学术探讨。很多人为这种小说写法感到惊异,我倒觉得,这种杂语小说更像是对日常说话的模仿。日常说话中,没有谁是专门叙事,也没有谁是专门议论或抒情的,他的语体往往是混杂的——说一些事情,发一些感慨,同时夹杂着一些抒情,几种语体交替出现,说话才显得自然、驳杂、丰富。很多早期的典籍都还原了这种日常说话的特征,比如《论语》,是由门徒记录的孔子的言与行,多是真实的日常说话、讲一件事情,说一个道理,记述一次出行,交织在一起。这种杂语体本是文体分隔之前作文的基本方式,在文体严格区分之后,才有清晰的小说、诗歌、www.76755.com,散文、评论等文体的边界。但这个边界是否合理?能否逾越?许多文体探索的实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。《应物兄》发表之后,不少人认为这是一部向《红楼梦》致敬的作品,而我以为,就文本话语方式而言,《应物兄》更像一本向一种古老说话体典籍致敬的大书。

  李洱在《应物兄》里这样写道:“传统一直在变化,每个变化都是一次断裂,都是一次暂时的终结。传统的变化、断裂,如同诗歌的换韵。任何一首长诗,都需要不断换韵,两句一换,四句一换,六句一换。换韵就是暂时断裂,然后重新开始。换韵之后,它还会再次转成原韵,回到它的连续性,然后再次换韵,并最终形成历史的韵律。正是因为不停地换韵、换韵、换韵,诗歌才有了错落有致的风韵。每个中国人,都处于这种断裂和连续的历史韵律之中。”“换韵”一说,颇为委婉而优雅,它是对历史演进的一种正面解读,旨在激发我们的信心。浅薄、混乱、悲哀、痛苦之后,会有新的精神迎风站立,因为在一个文化巨变的时代,一种绝望从哪里诞生,一种希望也会从哪里萌发出来。这是李洱留给我们的一丝真实的暖意,我想,在任何时候,人类都不该失去这份坚韧和希望。

静心阁论坛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| 香港官方赛马开奖结果| 神算子一肖看图解平特| 六盒宝典下载最新版苹果| 六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| 二四六天天好彩| 黄大仙免费资料大全| 彩霸王一句赢钱决| 百采网开奖结果|